• 您的位置:首頁 > 社區 > 王蘧常(王蘧常晚年佳作——《章草字典》序)

    王蘧常(王蘧常晚年佳作——《章草字典》序)

    王蘧常(王蘧常晚年佳作——《章草字典》序)

    以下所刊王蘧常先生于一九八二年所書《<章草字典>序》,是王老晚年極為重要的一件作品。從書寫風格上,此件作品屬于王老后期書風(成熟期)向晚期書風(典型蘧草風貌)轉化的過渡書風,王老曾自述其于書學的自覺追求,為“盤曲騰踔,有縱橫自然之妙”(詳見《蘧草法帖》所收致馬國權函),此件已露端倪。從文字內容上,蘧老亦透露其“拓展章草領域”的雄心,自謙為“小者”。其實不然,其拓展工作歷時彌久,艱辛備至。世人或驚詫于王先生二十世紀八十年年代中后期書風的古意蒼茫,但如略知其一生的書風轉變之跡,當對晚期“蘧草”之形成有更深體會。

    此序最早發表于《書譜》一九八七年第三期。后附此《序》釋文。

    釋文

    予少學章草,同門同邑唐立庵蘭、武進蔣石渠庭曜皆有偏嗜,且輔助予者良厚。立庵嘗云:“旬月不得書,便如饑渴?!鄙w期我日進之切也,否則又必曰:“何自畫也?!绷⑩中膬x鄭高密經說,高密所居有書帶草,因名其齋曰“書帶草堂”,屬予書之,予據漢簡略變作,則大喜曰:“是真可謂新意矣?!绷⑩謸筱肟诘叵缕魑?,將宗國史拓展至二千年以上,予曰:“竊不才,愿爲其小者,僅欲拓展章草之領域而已?!币蛳嗯c拊掌。予之欲化漢簡、漢帛、漢匋于一冶者,自此始。石渠中歲,亦肄章草勤,旅滬日,見必談章草,或任取古籍一文,以章草對錄,合草法之多少爲勝負。予之徧摹章草草法自此始。其后石渠老病不能起,以予書一軸縣榻前,曰:“將以養目焉?!逼涫瑞柚链?。今立庵、石渠之逝久矣,獨學無友,往往怫欝不自聊。追維疇昔,有余慟焉。前歲,乃得南海馬君國權。君尚質行,博聞彊記,有兼人量,歷主國內外上庠講席,年方艾,已著書十余種,尤喜論書,于繆篆、鳥蟲書,與古璽、竹簡,皆有論述,前人論書,亦多斠釋,于予書亦有偏嗜,而所以輔助之者,亦無不至。嘗于域外數千里貽予攝影,藹然學者,見君如見立庵、石渠焉。一日,又郵其稿曰《章草字典》者至,余七百葉,謂屬草已十余年,乞予審定,予媿無能爲役,然以君之懇懇,不敢辭。讀一過,蓋有六善:一曰源流通貫。以《急就》爲中樞,上及于漢簡、漢帛、漢磚,下及于魏、晉,迄元、明,近代之俊者,亦采擷焉;二曰草變畢陳。每字依時代組列,自數字、十數字,乃至數十字,其蟺變之跡,如指諸掌,有不待解說而明者;三曰取材宏富。收字都三千余字,重文則四倍之,取材至百五十余種,于漢、魏、兩晉凡三十余,元、明至六十余,不獨詳古也;四曰部居秩然。依字書分部,部分首從,每字闌外冠以楷書,其下編以數號,檢目錄可知其取材何自;五曰字體精工。其入錄或影印,或飜攝,或反陰,或鉤摹,務存其真,不爽毫發,世稱張天錫《草書韻會》之精妙,視此蓋不可以道里計矣;六曰無征不信。凡所資取,無不有憑,別擇真僞,如分白黑,偶有所惑,必著曰疑,疑而猶取者,亦班氏《藝文》不棄假托之意與?乃作而言曰:庶矣哉,古未嘗有也!予僅侈言拓展,而君能實踐之,過我所經畫者遠甚。莊生云:“逃空虛者,聞人足音跫然而喜?!倍鴽r昆弟親戚謦欬其側者乎?予之不聞立庵、石渠之磬欬也久矣,觀國權之所成就如此,豈直足音而已,予將視同昆弟親戚之磬欬,所以助予鼓舞予者,終將成予之大愿也乎?壬戌季夏嘉興王蘧常序書。時年八十有三。

    鄭重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,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,多謝。

    国产人妻,按摩院催情精油高潮视频,校花紧紧包裹着我的巨龙